第一百二十九章(1 / 5)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敖晟翎醒转的消息,随着那碗玉蜜血燕羹的清香,一路散了出去。

卓卉君带着一脸欣喜的卓怡萱正兴冲冲走去探望,刚要踏入垂花门却瞧见有一人迎面而来又快速擦肩而过……即便那只是一瞬间,卓卉君还是能够看清此人满脸的怒意。

随在卓阁主身后的卓怡萱显得有些疑惑,她看了眼那人的高挑背影,对恩师轻声问道:“乌雅前辈…………?”

“且随她去。”卓卉君对自家侄女笑了笑:“萱萱快来,咱们去瞧瞧你的表‘表兄’。”

甫一听闻‘表兄’二字,卓怡萱立即眉开眼笑:“姑姑~~~…师父~~~娘亲有个嫡亲姊妹,但为何萱萱从未见过那位姨母?为何表兄从小不来与我玩耍?为何表兄在一览顶盘桓了那么多时日却不跟我相认?若是若是一会儿我见了他唤表兄,他会应我么?”

卓卉君又好气又好笑,她领着侄女往东厢房边走边说:“她怎会不应你?只怕是高兴还来不及……她敖家人丁单薄,亲戚不多。等她痊愈了,萱萱带着她归家一趟,让她见见你父母,尤其你的母亲”话还未说完,卓卉君却隐约听得槛内传来轻微呜咽声她心中一沉,见得房门虚掩即立刻上前推开,放眼见得自己的大徒儿在榻上半躺半卧正红着眼角抱着一人安抚……卓卉君想也未想就转身将跟在身后的卓怡萱扳了回去使她背对着房门,又急急说道:“姑姑忘了带样物件,萱萱跑一次,去姑姑房中卧榻上枕头旁那白玉小匣子取过来,快去快去!乖………”

卓怡萱不疑有他,乖巧点头应下了即快步往回路赶,偌大的宅子还是花了半刻功夫才入得恩师寝间取了白玉小匣子,却在送匣子的路上又遇到了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乌雅。

乌雅的脸色还是难看得很,她瞄了眼卓怡萱手上的白玉小匣子,眼中闪过一丝妒意,又冷声讥笑:“好个精致的匣子,一看就是个贵重物件儿,送给那个瞎子最合适不过。瞎子配匣子……也不知那瞎子的眼睛能否看清这匣子的心意?”

“晚辈愚钝不知乌前辈何言?”由于她二人离得不近,卓怡萱一时没能听明白乌雅所言何意。

“罢了……罢了”对着卓怡萱扯出一丝难看的笑容,乌雅转身离去。

此时的卓怡萱也没多余的心思,一意要去探‘表兄’,还要将白玉小匣子给恩师送去。待得她刚步入那庭院,即见得有两位蓄着灰髯的长褂医士正躬着身子立在廊下,对着大师姐乐聆音低声交谈。

虽说乐聆音在婢女服侍下已然净脸梳发,但她的眼角还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