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1 / 4)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敖晟翎只觉与慕容相拥不过片刻时光,却听得窗外有侍女低声相请下车,原来已是到了嘉佑坊。

柔嘉早已候在正门处,见得敖晟翎安稳下车即刻上前:“夜色已深,早些安寝罢。”又对着敖晟翎身后的慕容温和言道:“容姑娘的寝居已然安置妥当,还请随吾去看看。”

“不必了……”

敖晟翎摇了摇头还要再说,却听卓阁主笑道:

“不必聆儿前往,由为师领着容姑娘去便可。容姑娘随着阿洺奔波劳顿,早该好好沐浴歇息一晚。”

敖晟翎听了,只得默不作声,心想着是该让琬儿好眠虽说这般想了,但敖晟翎心里始终有些恹恹,闷声不吭洗漱,在更衣之前又敷了一贴药,仅在入寝之前对柔嘉说了“晚安”两个字。

柔嘉带敖晟翎回了府宅已是心中松了一大口气,见得那人有些精神不济,柔嘉不断暗中宽慰自己,此刻最最要紧的就是耐心二字,若能将她眼睛治愈便可迎刃而解虽说她隐隐直觉那人与那位‘容姑娘’似乎有着非一般情愫,但那位‘容姑娘’终究是随着敖洺从悠然山而来,无法多问些什么。

卧在榻上微微叹气,柔嘉不由轻揉额头,只得对自己说眼下重中之重便是敖晟翎的眼睛,若是再无起色轩辕族岂肯让敖晟翎耗费时日久留于帝都?看来宫里头的御医都是不中用的了,明日还需将几位民间的杏林圣手请来瞧瞧,若是有些用处,细细调理之下还能再留她多待些日子忽又想起之前母后提及自己的亲事,不禁心中怅然又有些烦躁!如此左右夹击之下,柔嘉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次日,柔嘉起身不久正在洗漱,皇后身边的许嬷嬷却带了口谕过来请长公主御内觐见。柔嘉即刻换了宫装头饰,临走之前吩咐女官好生侍奉府中贵客。待得柔嘉入了延福宫,倒是未有见得旁人,仅有皇后一人独自立于东厢那金丝楠案前挥毫练字。

“往日里大多见得母后临魏碑”给皇后请安立身,柔嘉对着案上几张笔墨不由赞道,“谁知母后的篆书亦是一绝。”

皇后轻声笑道:“因着我朝皇室推崇魏碑,故而母后自幼研习,谁知及笄之后却忽觉篆书更是考校功底,母后亦是更擅于篆书。在那段时光里头,母后钟于篆书险些弃了魏碑”也不知怎的,皇后突然止言搁笔,举起茶盏小喝半口,携着柔嘉在殿内坐下了才开口低声问道,“昨夜,麟儿见了何人?”

柔嘉对着皇后恭敬答道:“麟儿昨夜遇见了天一门主敖洺。”

皇后轻抚左手腕那串菩提念珠,轻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