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生活乱了套(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离实习结束的日子近了,我神思不定。实习结束,我就能见到久别的琪。一日三秋,我们之间已经横隔了180个秋。望穿秋水不可怕,可怕的是秋水还是秋水,不见伊人。我明白,生活的车轮辗碎了许多的美丽,我和琪之间突生了很多的裂痕。我不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我也不苛求完美。我唯一的希望是祷告上苍,但愿我们不只是在一条轨道上,行驶很长的一段路后,在下一个站点,悄然分道而弛。在交汇过后的那一刻,永不再同行,永不再忆起。青春年少的岁月里,爱情大于天。那个时候,总是天真地以为,没有了爱,没有了爱人,生活不再是生活,而是生存。生存很简单,生活则不容易。我以为没了琪,我就只是生存了。

鸡鸣尚未启程,黎明还在酣睡。我突然被手机的震动惊醒,迷迷糊糊地接听,心里在想:哪个王八羔子如此缺德,扰我清梦!是二狗的声音:孙林,我要找你好好谈谈。话语之间透出一股不用鼻子都能闻出的怨气,音质嘶哑,用脚趾头都可以想到不是喝多了酒,就是抽多了烟。看来,近几天,二狗这狗东西也没得安宁,他还在为酒店之事难以释怀。他九头牛也拉不回地以为我是可憎可恶的绿帽子生产厂家,也以为就我能为他生产。二狗高看了我这个没出茅庐的大学生,真想对她说,承蒙厚爱,不胜感激。转念一想,这事放在谁身上,也搁不下心头。男人嘛,面子比生命更重要,什么都可以分享,唯独老婆例外。我很清醒地知道了一个残酷的现实,因为这个绿帽子的误会,我和二狗的友情从此一笔勾销。“8点,我在临江楼的沉香阁等你!”说完,二狗不容我说话就挂断了电话,挂电话的声音让我怀疑他的手机肯定会得脑震荡,从此迷糊。

没得选择,我只能前去。我倒不担心二狗会把我怎么样,关键是我应该对他说些什么。说我与唐婷什么事也没有,谁信?学院门口那个要饭的神经每天对着来来往往的女生,都会挤眉弄眼地吆喝:美女,呵呵,美女。面对唐婷这样妩媚的女子,多少男人恨不得化作苍蝇在她身上叮几口,都死而无憾。除非你说你阳痿,妈的,说老子阳痿,那天下也没几个男人了。俺每天早晨起床,无一例外地“一柱擎天”,no,一柱擎被!要说服二狗,也不是没办法,用锤子把那两个做梦都怕松鼠吃了的鸟蛋锤个蛋飞!左思右想,也舍不得下手。

那一刻,我明白了男人有一样东西失去了,比老婆出墙还难受,那就是没了男人的命根子,那是一个男人的自尊,那是一个男人的做人之本。难怪乎,电视里那些有身份的太监都把自己的玩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