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尾声(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第11章第十一章尾声]

第1节尾声

光阴荏苒,一晃过了十几年,世事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从前攒到大队集体耕种的庄稼地,如今又承包到各户自己去务弄了。大队自然不能再叫大队,改叫村委会了,队长改叫村委主任,小队改叫村民小组,小队长改叫组长,人民公社改叫乡或镇,公社主任改叫乡长或镇长。没了公社,社员也不能叫了,改叫村民。只有一个叫法没变,村党支部的负责人还叫书记,乡党委的负责人也还叫书记。

晚秋的夕阳红彤彤地照在张庄村街心的老槐树上,槐树已经皮粗枝老,合抱粗的身子顽强地撑持着巨大的树冠,树叶已现枯黄,零零星星开始掉落,树根部砌了砖台,正好给坐街闲聊的老头、老婆们当座位。

曾经婀娜多姿的小闺女已经成了头发花白的半截老婆子,因为供销社被人承包,如今叶落归根,跟老黑子回张庄}

“长山哥,天凉了,恁腰不咋好,就早点回家吧!”小闺女心里还是跟长山近乎。

“妮子俩口下地掰玉米去了,这会儿还回不来,俺回去也是一个人,待会儿再回吧。”长山头发已然全白,身子佝偻着,显出龙钟老态。

全义已经像槐树一样苍老,说话漏风,笑着打趣:“白鲜老婆子不回,他也舍不得回去呢。”

长山笑着骂全义:“恁这个老绝户头,老大年纪了,嘴上还发骚。”

白鲜制止长山:“全义哥现在是书记的爹,干部家属呢,恁咋还说人家绝户?”

全义嘿嘿坏笑:“他是揭俺那老底,说俺那孩子不是俺蹬腿抽筋亲生的。俺就给恁说,一笔写不出两个朱字,俺胎娃不是亲生的,他也得给俺棺材头子上摔砂锅。恁倒好,种人家地下得都是好籽,发芽冒叶、根粗苗壮的;轮到种自家地了,就下些捂d种籽。到头来那砂锅还得叫女婿摔。”

几张缺牙少齿的嘴笑成了几口空洞,几具佝偻的身子笑得东倒西歪。

长山擦了一把笑出的老泪:“说得是呢,俺爹一直都愧疚得慌,时常说,咱家因为骟蛋配种才坏了门风,报应得没有孙子,往后子子孙孙都不敢再操骟蛋配种的营生了。桃花临走也说,她没给俺生下小厮,对不住俺老赵家呢。”

几个老家伙又爆了一阵笑。

全义说:“要说落得好,还是人家白鲜老婆子,一根秧子发了两枝。”

白鲜说:“可不是,俺公公、婆婆把俺看成他李家的福星,临走说是大得到

↑返回顶部↑

目录